《意林》

首页 -> 2003年第8期

施 舍

作者:黎宇译

字体: 【


  拉哈布•萨卡尔昂着头,大步地走着。他没带阳伞,对灼人的烈日毫不在意。拉哈布恪守自己的处世原则,他天生一副傲骨,不屈从任何人和事。他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,却从不指望得到旁人的任何恩惠,追求的只是一辈子活得有尊严、有骨气。
  拉哈布正走着,一个黄包车夫来到他身边。车夫摇着铃铛问道:“先生,您需要车吗?”
  拉哈布转过头,发现那个人瘦得皮包骨头,目光里似乎包含着贪婪的神情。“只有那些没有人性的家伙才会以人力车代步。”这是拉哈布坚定不移的观点。因此,他一辈子连轿子都没坐过一回,认为那简直就是犯罪。他用那粗布缝制的甘地服的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连声说道:“不,不,我不要。”说完继续走自己的路。
  黄包车夫拉着车子跟在他后面,一路不停地摇铃。忽然间,拉哈布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:也许拉车是这个穷汉惟一的生存手段。拉哈布是个有学问的人,许多概念———资本主义、平等、穷苦人、劳动分配、农村的赤贫、工业、封建主义等,片刻之间都闪进了他的脑海。他又一次回头看了看那黄包车夫———天哪,他是那样的面黄肌瘦!拉哈布心里顿时对他生出了怜悯之情。
  黄包车夫摇着铃铛,又招呼拉哈布道:“来吧,先生!我送您,您要去哪里?”
  “去希布塔拉,你要多少钱?”
  “6便士。”
  “好吧,你跟我来!”拉哈布继续步行。
  “请上车,先生。”
  “跟我走吧!”拉哈布加快了脚步。
  拉黄包车的人跟在他后面小跑。时不时地,拉哈布回头对车夫说:“跟着我!”
  到了希布塔拉,拉哈布从衣兜里掏出了6便士递给黄包车夫,说:“拿去吧!”
  “可您根本没坐车呀。”
  “我从不坐黄包车,我认为那是一种犯罪。”
  “啊?可您一开始就该告诉我!”车夫的脸上露出一种鄙夷的神情。他擦了擦脸上的汗,拉着车子走开了。
  “把这钱拿去吧,它是你应得的!”
  “可我不是乞丐!”黄包车夫拉着车,消失在街的拐角处。
  
  文/《中学生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