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意林》

首页 -> 2003年第8期

钻石项链

作者:佚名

字体: 【


  “结婚5年来,我哪一天不是努力地做个称职的家庭主妇?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我什么让他操过心?现在他竟然背着我在外面乱搞。”
  小乔像泄了气的皮球,呆坐在化妆镜前,想着想着,鼻头一酸,眼泪掉了下来。
  一连几个晚上,先生都趁着她洗澡的时候,偷偷地打电话,一听到她打开浴室的门,就很快地挂上电话筒。一开始她还不以为然,后来觉得有些奇怪,于是就故意开着水龙头,将耳朵贴在浴室门上,听先生说些什么。
  她隐约地听到几句话:“春宵饭店,就在阳明山温泉路……不见不散……我打了一个好漂亮的镶钻石金项链……”
  心生疑问的小乔,一大早起来还没为先生做早饭,就在他的公事包、衣服口袋里乱翻,虽然是想找些蛛丝马迹,但是心头乱糟糟地,却又矛盾地希望什么都没找到。
  当小乔纤细的手指触摸到那个绒布盒子时,有些颤抖地竟缩了回来,停顿了一下,她咬咬牙,由先生的西装口袋里掏出盒子,耀眼的一条镶钻石项链几乎闪着了她的眼睛。
  想当年结婚时连礼服都差一点租不起,草草地完成了终身大事,这么名贵的首饰,也只能隔着金饰店的橱窗看一看,过过眼瘾。这些年来夫妻俩努力打拼,已经小有积蓄,但是小乔已不再像当初那么渴望能有这些首饰了。
  小乔沉住气,暗地里希望先生忽然拿出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,但是一个礼拜过去了,项链不但没给她,也不在西装口袋里了。
  大风暴来临之前的宁静,往往沉寂得让人心里发毛。
  忙了一整天,小乔里里外外地将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之后,将一封信塞到皮包里,拎了小皮包正要跨出家门,没想到先生今晚竟然早回来了,一把将小乔拉进车里。
  “干什么啦!”小乔坐在车上不高兴地说。
  “跟我走就是了。”先生回答。
  车子驶上了阳明山温泉路,拐进一个饭店。
  咦!春宵饭店。心头充满了疑惑的小乔看了看身边抿着嘴的先生。
  小乔跟着先生后面进入了一个大房间。一进门小乔吓了一大跳,一团团彩带、小爆竹对准了夫妻俩,也不管头脸地冲了过来。“结婚5周年快乐!”看着几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和亲友,小乔有些激动得不知所措。
  身旁的先生转到她的身后,温柔地将那条黄金镶钻项链为她戴上。
  望着一室的温馨和欢乐,小乔的手偷偷地伸进了她的小皮包内,搓揉撕碎了一封缀着“小乔绝笔”的信。
  
  文/《我思我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