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意林》

首页 -> 2003年第8期

寻人启事

作者:佚名

字体: 【


  读寻人启事的时候,女孩正坐在长椅上,浓浓的树阴牢牢笼罩着椅子,就像母爱,寒冷而郁闷,女孩无言。
  用女孩的逻辑讲,母亲不疼她,母亲除了爱好挣钱外,最大的偏好就是苛求她。必须……不准……专制、独裁是女孩给母亲的定义,并作为对母亲的代称。
  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家,女孩蓄谋已久。女孩在留下这样一张纸条后,终于把计划变成现实:“妈,我走了,按您的意思去把铁变成钢,别找我,我会活得很好。别忘了,我很漂亮。”
  读着留言,女孩感到报复的快意。
  令女孩满意的是,母亲第二天就调动了A市的新闻媒体,登了寻人启事,这要花很多钱,女孩心里高兴。
  你永远找不到我。女孩甩甩头向火车站走去。
  在B市,女孩卖报、做工,只有在离家的时候才能品味家的温暖。
  半个月后,母亲把寻人启事散发到了B市,这次的寻人启事颇有一些检讨书的味道:“女儿,回来吧,妈不再……不再……”女孩子开始惭愧。可不能这么投降,女孩咬咬牙又去了C市。
  每天晚上,抱着寻人启事的报纸入睡,已经成了离家后女孩的一种习惯。在C市的两个月里,没有新的寻人启事,女孩子感到失落和不安。
  后来,女孩子终于在《C市日报》上找到了一篇与自己有关的文字,但不是寻人启事,而是一则生日祝福:“女儿,生日快乐!”短短的几个字让女孩失眠了。
  给母亲打电话,女孩第一次拨通了那个自己私下默念过百遍、千遍的号码。“此用户寻女未归,请留言。”挂上电话,女孩已泪流满面。
  合同期总算满了,女孩风尘仆仆赶回A市,近家情怯,女孩颤抖着按响了门铃,开门的却是个陌生人。
  原来,为了筹资找女儿,几天前,母亲将房子卖掉,去了南方。
  第二天,报纸上多了一则启事:寻母,速归。
  
  文/《恋爱•婚姻•家庭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