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意林》

首页 -> 2003年第8期

美丽的歧视

作者:胡子文

字体: 【


  高考落榜,对于一个正值青春花季的年轻人,无疑是一个打击。8年前,我的同学大伟就正处于这种境地。而我则考上了京城的一所大学。
  等我进入大学三年级时,有一日大伟忽然在校园里寻到了我,原来,他也是北京某名牌大学的一员了。
  “祝贺你———”我说。
  “是该祝贺。你知道吗?两年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完了,没什么出息了,可父母对我抱有很大希望,我被迫去复读———你知道‘被迫’是一种什么滋味吗?在复读班,我的成绩是倒数第五……”
  “可你现在……”我迷惑了。“你接着听我说。有一次那个教英语的张老师让我在课堂上背单词。那会儿我正读一本武侠小说。张老师很生气地说:‘大伟,你真是没出息,你不仅糟蹋爹娘的钱,还耗费自己的青春。如果你能考上大学,全世界就没有文盲了。’我当时仿佛要炸开了,我噌地跳离座位,跨到讲台上指着老师说:‘你不要瞧不起人,我此生必定要上大学。’说着我把那本武侠小说撕得粉碎。你知道,第一次高考我分数差了100多分,可第二年我差了17分,今年高考,我竟超了80多分……,我真想找到老师,告诉他:我不是孬种……”
  3年后,我回到我高中的母校,班主任告诉我,教英语的张老师得了骨癌。我去看他,他兴致很高,期间,我忍不住提起了大伟的事……
  张老师突然老泪横流。过了一会儿,他让老伴取来了一帧旧照片,照片上,一位学生正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微笑。
  张老师说:“18年前,他是我教的那个班里最聪明也最不用功的学生。有一次,我在课堂上讲:‘像你这样的学生,如果考上大学,我头朝地向下转三圈……’”
  “后来呢?”我问。
  “后来同大伟一样,”张老师言语哽咽着说,“对有的学生,一般的鼓励是没有用的。关键是要用锋利的刀子去做他们心灵的手术———你相信吗?很多时候,别人的歧视能使我们激发出心底最坚强的力量。”
  两个月后,张老师离开了人世。
  又过了4年,我出差至京,意外地在大街上遇到大伟,读博士的他正携了女友悠闲地购物。我给大伟讲了张老师的那席话……
 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大伟突然泪流满面。
  在那以后的时光里,我一直回味着大伟所遭遇的满含爱意却又非常残酷的歧视。我感到,那“歧视”蕴含着一种催人奋进的力量。对大伟和那位埃菲尔铁塔留影的学生而言,在他们的人生征途中,张老师的“歧视”肯定是最宝贵最美丽的。
  
  文/《中国青年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