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意林》

首页 -> 2003年第8期

邮递爱的气息

作者:佚名

字体: 【


  有一天,一位先生要寄东西,问英有没有盒子卖,英拿纸盒给他看。他摇摇头说:“这太软了,不经压。有没有木盒子?”英问:“你是要寄贵重物品吗?”他连忙说:“是的是的,贵重物品。”英给他换了一个精致的木盒。他拿过那个盒,左看右看,似乎在测试它的舒适度,他满意地朝英点了点头。接下来,他就从衣袋里掏出了所谓的“贵重物品”———居然是一颗红色的、压扁的塑料心!只见他拔下气嘴上的塞子,挤净里面的空气,憋足气,一下子吹鼓了那颗心。
  那颗心躺在盒子里,大小正合适。
  直到这时,英才明白这位先生要邮寄的乃是一颗充足气的塑料心。英不由得想起古代那个砍断了竹竿子进城门的蠢货。英强忍住笑说:“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隆重的邮寄你的物品,我给您称一下这颗心的重量———喏,才6.5克,您把气放掉,放进牛皮纸信箱里,寄个挂号不就行了吗?”
  那位先生惊讶地(或者不如说是怜悯地)看着英,说:“你是真的不懂吗?我和我的恋人天各一方,彼此忍受着难挨的相思之苦,她需要我的声音,也需要我的气息。我送给她的礼物是一缕呼吸———一缕从我胸腔里呼出的气息。应该说,我寄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分量,这个6.5克重的塑料心和这个几百克重的木盒子,都不过是礼物的包装呀。”听完这位先生的讲述,英的脸莫名地发起烧来。
  每一根为爱情砍断的竹竿子,都必然有它砍断的神圣理由。
  
  文/《休闲的椅》